啃书屋

正文 第121节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范贤说:“没有,就是我,其实我如果不用玉佩,你们是不可能抓到我的,是我画蛇添足。”

    我没有反驳,没有玉佩为什么会抓不到他,而是直接问:“为什么你要留玉佩。”

    范贤微微一笑:“玉佩就是为了增加神秘感,增加了神秘感,你们的路线就更复杂了。”

    我问:“你的意思是说,双鱼玉佩是一点用都没有咯?”

    “有。”范贤说:“能读懂我的意思的,赵毅才会从那抓到我,其实你们漏了一点,不然很早就能抓到我了。”

    “哪里?”我忍不住问。

    范贤随后,要求我们做了一件事,就是将五个月前,李明亮强奸的视屏片段拿了出来。

    看着片段,范贤问我们有没有发现什么。

    我提出了一直以来的疑问:“那个女的是谁?”

    他们知道我说的女人是谁,就是去阻止李明亮,被李明亮推的那个。

    范贤淡淡的说:“就是杀李明亮的人。”

    我错愕的看着范贤:“就是你扮的?”

    范贤点了点头,而他这一点头,我们瞬间就明白了。

    其实如果真的没有玉佩,赵毅就不会怀疑范贤,还真的就有可能,因为我们从来没有考虑到女扮男装这种事情,这点怎么说都说不过去的。

    “你为什么女伴男装?”我忍不住问。

    范贤哈哈一笑:“因为你们不知道李明亮双性恋。”

    听到这个,我终于知道,范贤为什么那么确定李明亮信任他了,还有为什么李明亮死的时候,满脸的不可置信了,因为范贤穿着女孩子的服饰出现,在李明亮的眼里是那么的正常,换着是平常的男的肯定是可能没有任何的反映的。

    我虽然想到这,但是具体的情节我还是不清楚的,我接着问范贤:“事情到底是怎么样的额?”

    范贤说道:“我负责我的,他们负责他们的,我能收到消息是因为陈静。”

    我懵了:“怎么又跟陈静扯上关系了?你不是跟陈静不熟吗?”

    范贤说:“表面当然是不熟了,但是我弟弟就是陈静当年的男朋友。”

    说道这,我终于有点动容了:“你说的是那个让陈静喝了农药的?”

    范贤纠正到:“不是,是她自己喝的。”

    “不是被孙兴废了?”我问。

    范贤哈哈一笑:“废了?嘿嘿,孙兴当然要跟陈静这么说,当时没废,真废了,我第一个杀孙兴。”

    一直不说话的刘彪终于开口了:“陈静应该很恨你的弟弟才对,不可能帮你。”

    范贤笑着说:“对,所以我也不怕这条线索让你们知道,因为正常人都是这么想的。但是这是我弟弟还活着的时候的事情,人都死了,剩下的其实就是对她好的感觉,女人,有时候就是感情的动物,不是说不好,只是说,人都死了,她们还是会觉得能帮就帮的。”

    “所以,陈静死了。”刘彪淡淡的问道。

    范贤的表情瞬间变得很不自然:“是的,陈静的死,也让我很突然,所以我的计划其实被推迟了很久,:如果陈静没死的话,我想,可以少死好多人。”

    “不可能的。”赵毅反驳了范贤的话:“至少你要杀的全部会死。”

    范贤吃惊的看着赵毅,赵毅接着说道:“你说的再好听,是因为他们都死了,如果你还没被抓,他们还活着,那么你总会想到一个线索,会觉得对你不安全,你最后还是会杀他们的。”

    范贤沉默了:“我承认你说的也许对,那晚我接到陈静的通知,就去了她的房间,当然我是有看到孙权将李明亮敲晕的,而我没有趁着李明亮晕倒的时候杀他,就像刘泰山一样,刘泰山走的很安详,我知道如果让李明亮走的太安详,我心里也过意不去。我就是坐在李明亮的床边,开着灯,这个你们是不会知道的,我怕不开灯,李明亮会把我当成别人挣扎就不好了,他醒来看到是我,微微的安心,接着我就笑嘻嘻的将刀扎入了他的胸口,接着将钱凤的头发压在他的身下。”

    “玻璃和戒指是怎么回事?”我问范贤。

    范贤笑着说:“陈静一边向孙兴汇报,一边向我,我知道她有向孙兴汇报,但是孙兴不知道我的存在,所以我有了主动权。钱凤是我杀的,所以戒指在我的手里,陈静房间的杯子是我不小心碰的,所以一切都显得我自己都意料不到。”

    就在这个时候,赵毅大声的呵斥道:“范贤,到了这个时候,你还想狡辩吗?我不知道你狡辩这个有什么用,但是你不该狡辩。”

    范贤紧紧的盯着赵毅,却没有说出任何的一句话。

    赵毅调整了一下语气:“其实陈静死了,最大的好处是你,而你发短信,也可以直接让我们调查孙兴,你和孙兴都是很有头脑的人,你说你的玉佩如果可能要放到孙兴的脑袋,你是想证明,你自己比他有头脑,确实,陈静房间的杯子其实是你故意碰的,如果陈静没发现,那么就会调查陈静,陈静的房间只有她有钥匙,那么孙兴也会知道这个结果,而很巧,陈静打扫了。所以孙兴一开始没有怀疑,但是很不巧,我们发现了,其实这才是你真正的意图,你想让孙兴杀了陈静,这样,谁也不知道你是谁,你做到了,陈静没死的时候,你连杀了两个人,陈静死了,你不是沉寂,你是有很多的时间做一些事情,所以你不急,其实陈静才是你杀的,你狡辩,对的起桌上的玉佩吗?”

    范贤听着赵意的话,脸色不知道变换了几次,最终听到赵毅最后一句,终于是冷静了下来:“我不得不佩服你,我想我收回之前的话,如果没有玉佩,我还是有机会被你们抓住的,因为你们有赵毅。”

    ……

    案子结束了,所有的谜团都解开了,而我还有一个疑问,我问赵毅,玉佩到底暗示着什么?

    赵毅说:“暗示着杀人的,是范金。而范金死了,那么就是和范金有很大关系的人。”

    “怎么看呢?”我还是不解。

    赵毅沉思了一下说:“其实我们被表面的华丽骗了,其实他就是一颗纽扣的样子,范金死于纽扣,那么你懂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