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书屋

正文 第242节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你到底是谁?”范佩玺最后一次问道。

    那人头也不回地说道:“我是六御侍者,我负责组合巫宗复生的所有条件。”

    范佩玺静下来想了一会儿,的确,他自己、龙卜瑾、古庸国和古蜀国的两位侍者,再加上梁赞的话,一共是五位侍者,的确还剩下最后一位侍者,而这个侍者就是他眼前的这个人——这个不知道算不算是人的家伙,他可以不动声色地移换自己的身体,这太可怕了。

    眼见着那黄金面具人走到龙卜瑾的面前,龙卜瑾第一次心甘情愿地取出汲灵妖玉,将其佩戴在那人的身上,随后,两个人一同倒进青铜棺内,合上棺盖。

    范佩玺见此情形,心中腾起一阵无名火,他气势汹汹地往祭坛上面冲,可是,没走两步,他就因为衰老的身体而停了下来,气喘吁吁。

    孤男寡女,赤身裸体地躺进青铜棺内,傻子都知道他们要在里面做些什么。范佩玺知道,在西方,乃至世界范围内,有许许多多的原始宗教和被誉为邪教的一些教会,他们把男女之间的性爱视为沟通神明的一种方式。他们认为,在身体与精神达到顶峰的愉悦感的时候,是灵魂最接近神明的时候。但是,如果说巫宗的复生就是采用这样的形式进行仪式的话,范佩玺不能够接受,这完全不是他想象中的样子,这样的方式太不神圣了,简直是一种侮辱,是一种对他们所有人这一路过来的最大的侮辱。

    范佩玺心想,难道我们千方百计地把龙卜瑾带到这里来,就是为了这个?

    他跌跌撞撞,几乎是爬到了祭坛的中央,然后费了很大的力气才勉强将青铜棺推开一条缝隙,他努力地推开棺盖,但是却发现,棺内空无一物,里面的两个人此时已经不知所踪了。

    范佩玺愣了一下,但是很快,他就斜靠在青铜棺上,放声大笑起来,笑了一阵子之后,他又哭了起来,他不知道该怎样形容自己的情绪。

    看来,张贺方的估测是错误的,范佩玺并没有失去什么记忆,他仍然记得所有的事情,但是,在这一切的经历结束之后,他却换来了一具年迈的身体,那么,他这一切又都是为了什么呢,像张贺方他们那些一心一意想要帮助巫宗复生的人,他们做的这一切又都为了什么呢。

    简直就跟梦一样……

    范佩玺喃喃道:“这算是……解脱?”

    ………………

    幽暗空旷的地下广场内,四周空无一物,有五个人躺在地面上,其中的三个人都失去了性命,但是却没有人知道他们到底是被什么所杀害的。

    他们的身上看不到任何的伤口,但是,他们的确已经死掉了。

    远处,一个身材修长,身着玄衣,浑身上下散发着淡淡的白色光晕的人缓缓地走进。

    他(她)的脸在不停地变化,时而男性,时而女性,面目表情很难辨认清楚。

    玄衣人所到之处,一种难以言喻的安宁感从他的身体中散发出来,似乎万物的一切都掌握在他(她)的手中。

    玄衣人缓步走到梁赞的身边,一股平静却咄咄逼人的气势一时间涌了过来。他(她)低下头静静地看着梁赞那消瘦苍白的面颊。

    梁赞的呼吸沉稳平缓,如同熟睡了一般,他手里紧握着的脊骨杖此时此刻似乎受到了玄衣人的干扰而散发出淡淡的光晕。玄衣人完全可以趁其不备悄悄取走那根脊骨杖,但是,他(她)没有那么做。

    他(她)蹲下神,用苍白纤细的手指轻轻拂过梁赞的额头,顿时,梁赞猛吸了一口气,张开了眼睛。

    梁赞猛地坐起身子,目瞪口呆地看着眼前的一切,哪里有什么蝙蝠怪物,哪里又有什么成群的僵尸呢,四周是一片的静谧,除了他眼前的这个玄衣人以外,他看不到其他任何的光亮。

    刚刚,玄衣人用手指轻轻拂过梁赞的额头,不仅仅是唤醒了梁赞的身体,更是唤醒了梁赞前世的记忆——作为唯一一个没有长生的六御侍者的记忆。

    玄衣人看着梁赞,嘴巴没有动弹,但是满富磁性的嗓音却缓缓地说道:“天选,该是你做决定的时候了。”

    梁赞抬起头,看着玄衣人,他知道,自己眼前的这个“人”就是传说中的巫宗,这一点从他(她)身上不停地散发出来的祥和的力量就能够感觉得到。

    梁赞低下头,看了看自己手中的脊骨杖,似乎是在自言自语,道:“这样的选择有什么意义么。”

    “自然是有的,”玄衣人答道:“文明轮回是否重启都取决于你的决定,这是我赋予你的能力,你是这世上唯一可以杀死我的人。”

    梁赞喃喃道:“这个世界上没有人杀得了你,也不会有人可以利用你,我的能力是你给的,是不是可以理解为你是自杀的呢?”

    玄衣人沉默着没有回答。

    “如果我杀了你,会怎样?”梁赞问道,他其实心里很清楚,现在的巫宗也可以轻而易举地杀了他,但是巫宗没有这样做,也就是说,如果他想要杀巫宗的话,巫宗不会反抗。

    玄衣人静静地答道:“如果你杀了我,一切都会恢复原样,那些死去的人都会活过来,范佩玺将重新变得年轻,但是他将失去重生的能力,你的父亲,你的师傅,还有在这里的所有人都会活过来,但六大法器将会全部消失,包括你自己也将消失,世界上再也不会有长生,文明的走向将全部系于人类自己的手中。”

    “如果我不杀你呢。”梁赞其实知道答案,但是,他却仍旧愿意听巫宗的解答。

    玄衣人道:“如果你不杀我,文明轮回将重新启动,如今的人类文明将在破晓时全部消失,一切都将重新来过,你将继续作为六御侍者,和我一起创建新的文明,直到创造出满意的完美文明,或是在第二个甲子轮回中消失掉。”

    “也就是说,如果我不杀你,这个世界上就只剩下我们两个人?”

    “我将赋予你长生,与我一同见证人类再一次的文明崛起。”

    梁赞沉默了,玄衣人没有打扰他,因为他在思考。

    那一瞬间,梁赞的脑袋一团混乱,如果他选择杀了巫宗,那么,他自己也会死掉,但是他的父亲以及许多在这场历险中死掉的人将全部复活,一切就如同从来没有发生过一般,如果他不杀巫宗,那么,文明会再一次重来。

    关键的问题是,文明再一次重来是否就能解决问题了呢?所谓的完美文明,是否能够存在呢?阻碍文明自我完善的因素究竟是文明自身的局限还是人类自身的人性?

    梁赞淡淡地回头看了看范继云,忽然眼角湿润了。他看了看老鬼,这个阴邪的老头儿对别人自然是心狠手辣,但是对他却如同一个没正经的父亲。他想到了范佩玺,那个人是这个世界上唯一一个肯听梁赞调侃说话的人。梁赞甚至想到了远在天边,此时此刻正在过着普通人的生活的高鹏,他也曾经与梁赞同生共死,在神农架的血沼中,高鹏的舍身相救他至今记忆犹新。

    他想起了很多很多的人——段郁文、达召、滕益、袁八千、陈兵,龙卜瑾、秦爷,姜道临,当然还有那个名不见经传的哥哥范佩林。

    这些人的面孔如今仿佛就在他的眼前,他们之中有朋友,有敌人,有相互利用,有相互信任,但是,他们当中太多的人已经死了。

    “你想好了么。”玄衣人问道。

    梁赞若有所思地说道:“我觉得文明的轮回无论有多少次都会得到同样的结果,除非被改变的是人自己,改变人性。人,他们太可爱了,他们也太可怕了。”

    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